我有千百个墙头。

【轰爆】论坛体:带你们见识一下教科书级别的ky操作

※轰爆,架空,主唱x鼓手,甜饼

划重点:沙雕文,只为博君一笑,不要ky圈地自萌从我做起👍

灵感来源点我


主题:带你们见识一下教科书级别的ky操作[精品]


#1 楼主 猫栗小五郎

既然是挂人我就不匿名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吃cp洁癖不拆不逆,一般遇到对家或者杂食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这么极品的ky我也是第一次见,给你们拉出来溜溜(呲牙.jpg)

为了防止对方改名,先上主页地址@爆杀王:http://baoshawang770.lofter.com/

起因是这样的,我的lof是用来囤文的,一般日常话痨都在微博,昨天在lof逼逼了一点废话本来想着今天删...

把闲闲给我的表格填完了!

其实我完全没想到今年写了30w。我还感觉我没写啥(主要是都在瞎写吧……

除了一万的轰爆和八万的狗崽剩下全是黑花啦。

很难说自己最喜欢的是哪篇,说实话都是自己写的哪里分什么喜欢不喜欢,不管什么cp什么篇幅什么题材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的嘛,但是最喜欢的段落我第一反应却是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摸鱼。

一口气写完,没有内容没有剧情没有文笔没有意义,的摸鱼。

展示了蓝式同人的真谛:流水账,且甜。不是大糖大甜,是细细的小甜。我的口味还蛮奇怪的,就是会喜欢一些从来没人喜欢的部分。

很好奇读者会喜欢什么样的部分?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有缘人看到这个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哪一篇的...

【轰爆】爆豪胜己不喜欢斯莱特林的三个原因(end)

前文


#


爆豪胜己不喜欢斯莱特林,这件事情他已经强调过很多遍了。但是现在,这种不喜欢有了进一步的升级。

他觉得自己被骗了。

尽管他不喜欢斯莱特林的院长先生,但是却也不可能违抗老师的话,然而当他按照约定到达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的时候,在那里等着他的,却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轰,焦,冻。”

好像根本没意识到爆豪的咬牙切齿,轰焦冻和他打了个招呼:“爆豪,好久不见。”

不是上午的变形课刚见过吗?!

爆豪对他没什么耐心,整张脸立刻拉了下来,冲上前去,一副要揍人的样子:“你这半边脸混蛋,在这里干什么?”

“院长先生今天没空,让我替他来……”轰焦冻实话实说,虽然这个小小的课后补习原...

【轰爆】爆豪胜己不喜欢斯莱特林的三个原因(中)

越写越长,本来想分上下完结的,现在只能上中下了。

前文


#


爆豪胜己是在自己最讨厌的药水味里醒来的。就像斯莱特林一样讨厌。

“醒了?”

大概由于现在是上课时间,偌大的病房内只有护工来回走动的身影,爆豪从床上坐起来,他只有些擦伤和轻微的脑震荡,环顾四周之后,他发现他和轰焦冻是目前唯二的病患。

他花了三分钟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

护工言简意赅地和他讲述了他们摔下来之后发生的事情。

“你们掉下来的时候,有一位教授当机立断施了减震咒,从而避免了大麻烦,”护工替爆豪拿来了水,“你明天如果不觉得头晕了就可以出院,轰焦冻同学的手骨折了,需要再住院几天,不过没关系,医生已经去配制针对骨折...

【轰爆】爆豪胜己不喜欢斯莱特林的三个原因(上)

※轰爆only,hp paro,甜饼

※蛇院轰x狮院爆,ooc属于我。


#


爆豪胜己不喜欢斯莱特林。

尤其是斯莱特林的那个轰焦冻。


#


原因?其实也没什么原因,他认为格莱芬多的学生不喜欢斯莱特林的学生应该是霍格沃茨的美好传统。

一定要说的话,他从第一次见轰焦冻开始就很不喜欢他。气场不合——爆豪胜己第一眼就知道轰焦冻属于斯莱特林,那个精明的、阴险的、高傲的、崇尚权利与血统的斯莱特林。

说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其实还挺巧的,爆豪胜己到达国王十字车站的时候,距离霍格沃茨特快开车已经不到十分钟了。作为一个一年级新生,他遇到了所有人都会遇到的问题:找不到传说中的九又...

【黑花】斯德哥尔摩情人 06-07

前文


06走图片


黑瞎子见过发烧了上吐下泻的,见过头晕目眩的,也见过躺在床上下不来的,唯独没见过解雨臣这样发烧了和喝了酒似的。

他想了很久都不知道怎样形容解雨臣这种既清醒又不清醒的状态,或者说,他正努力装作清醒的样子。不过黑瞎子明白如果这种时候放人出去买药,估计再也回不来了。

最开始黑瞎子的想法是把解雨臣手里的钥匙骗过来,打开手铐他替人出去买药,病患就乖乖躺着就行了,谁知道解雨臣人是烧糊涂了,该有的机灵一点儿没少。

“我有钱,”黑瞎子特意把语气放得轻了不少,“你给我把这个打开,我给你拿。”

解雨臣摇了摇头,非常果断地拒绝了这个提议:“不,你告诉我在哪里就行。”

见这招行不...

【黑花】斯德哥尔摩情人 4-5

前文


察觉到靠在肩头的脑袋微微动了一下,黑瞎子停下脚步,将人从背上放下来,然后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

“睡饱了?”

帽子从头上滑了下来,解雨臣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比他自己平时穿的衣服至少大了两码,导致他整个人都被包裹了起来,再加上帽子上的毛边,给人一种毛茸茸的视觉体验。

大衣很破,还蹭了不少灰,仔细闻闻还有一股淡淡的霉味,解雨臣这才想起这是黑瞎子伪装成船员的时候穿的外套,暖和归暖和,谁知道多久没洗过了,他当即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就在黑瞎子以为他会把外套脱了的时候,却见人又把帽子重新戴上,还把衣服裹了裹紧,吸了吸鼻子:

“冷。”

他的脸色不太好——任谁经历了那样一个夜晚脸色...

【黑花】斯德哥尔摩情人 1-3

※黑花only,架空he


※看标题知梗,狗血,爽文,ooc,雷


※涉及:一、、肉,女装play,手铐play,真的雷。



吸引力是个有趣的概念。


在心理学中,它代表一种能引导物体朝某一方向前进的力量。比方说大地之于落叶,深海之于游鱼,金钱之于凡人,光之于众生。


直到很多年之后,黑瞎子每每回想起那三天的遭遇,都会绕回同一个问题上:


解雨臣于他,究竟有着怎样的吸引力。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关系仅限于绑匪和人质。


当然这种关系是黑瞎子单方面定义的。如果你问解雨臣,他的答案会是逃亡者和追捕者。原本也确实应该...

【黑花】摸鱼

在北京的时候,解雨臣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怕冷,他经常开会,一套西装从夏天穿到冬天也没什么问题。

但德国的冷,还是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如果说晴天和落叶让人想起秋日午后的野餐,那么阴天和落叶就更多了分萧瑟冷冽的美感。出来散步的想法是解雨臣提出来的,此刻他和黑瞎子并肩走在小镇后山的小路上,再没有其他人的影子,时间一下子被他们缓慢的脚步声拉得很长。

解雨臣将半张脸埋进了刚买的围巾里,连着吸了好几口廉价布料的味道,努力让自己暖和起来。

“冷?”

黑瞎子把他刚藏进袖子的手掏了出来,紧紧攥在自己手里,一股暖意沿着手掌直抵心尖,于是解雨臣乖乖地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

没想到黑瞎子手里一个用力,...

【黑花】洛桑、伯尔尼和维罗纳

一个不小心写长了的小段子,流水账甜饼,省略了交往上床直接结婚。


火车摇摇晃晃终于到达因特拉肯的时候,天空做对般地下起了雨。

车窗外的景色被雨水模糊了一片,雪山必然无缘,解雨臣无奈地选择不下车。一下子没有了目的地,偏偏天色尚早他并不想浪费仅有的闲暇光阴,便打开了手边的地图开始点兵点将。他三天前抵达苏黎世,昨天逗留在琉森,虽然错过了因特拉肯的山峰,不过轨道尽头的伯尔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或者是湖另一头的日内瓦。

不过最后解雨臣的手指停在了另一个小城。

到达洛桑是两个小时之后,还来得及吃一个午饭。然而解雨臣并没有带伞——这不怪他,他出门前特意查了,瑞士这一周都是晴天,谁知道欧洲的天...

【黑花】在德国写的小段子

解雨臣四十岁那年,给自己放了一个假。


#


黑瞎子从四川回到北京的时候是下午五点,他没和解雨臣说,想着回头给个惊喜,结果遇上了堵车,硬生生错过了晚饭时间。

不过也还好,只要解雨臣还没睡,惊喜就还在保质期。

但是站在门口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异样。书房、卧室或者是浴室,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家庭影院,但这点可能最后也落了空。

解雨臣不在家,黑瞎子最后能想到的,就是他又在公司加班了。

手机关机,这也正常,解雨臣工作的时候不允许有人打扰。他转而打去了公司前台,接线员却说今天解总没有来。

这就有问题了。

解雨臣在北京有不少私人公寓,都是以防万一用的,平时不住,别人都说狡兔三...

【黑花】论坛体:我怀疑我的甲方人格分裂

论坛体,路人视角,糖

主题:我怀疑我的甲方人格分裂

#1
如题。
本人女,本题颜值无关就不答了。室内设计出身,从业三年了,现在在设计工作室自己带一个小组,平时接商业空间比较多。不久前我们工作室接了个别墅的家装,一般来说家装的案子我们都是丢给新人去做的,因为不太容易出问题,不过这次的甲方似乎是个大人物,我们老板让我亲自去做。
本来我还挺开心的,家装比商业空间轻松多了,赚得也不少,然而问题就出在那个财大气粗的甲方身上——我怀疑他是个人格分裂。

#2
平面设计师看到题目就进来了!!玛德说起奇葩甲方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们搞平面的什么世面没见过!你见过纤细又明显的字体吗?你知道高级又亮眼的是什么颜色吗?你懂什么...

【黑花】一个娱乐圈背景的摸鱼

娱乐圈背景,结尾少量瓶邪,只为博君一笑,前方相声写手出没。

ooc,惊天ooc,【人工雷文】,我没有带脑子写,也请不要带脑子阅读。


解语花的手刚搭到门把上,就被一旁的小助理拦了下来。

她没有入镜,摄影给了解语花一个特写。她开始了小采访环节。

“马上就要进入紧张的排练啦,这一次为了留足悬念,节目组当了一回保密局,没有提前公布剧本和搭档,请问您对此有什么想法或者猜测吗?”

解语花对着镜头笑了笑:“既然导演组有心要瞒,那我权当是惊喜来接受了,”然后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俏皮的表情,“倒是五小时的排练时间让我有些紧张,希望大家祝我好运。”

算是十分公式化的回答。五个小时对于别...

【黑花】一个摸鱼


第一年的圣诞节,是他们认识的第一百天,当然,黑瞎子和解雨臣都不是会记得这种事情的人。彼时西洋节日在国内还没有流行起来,解雨臣陷在四九城里忙得焦头烂额,黑瞎子倒是得了空,跑了趟德国。
东一区的下午五点,东八区的半夜零点,一条信息跨越小半个地球从纽伦堡发到北京,那时候解雨臣刚从浴室出来,恒温的室内让他可以在十二月底依旧只穿薄薄一件浴衣走来走去。他在沙发上坐下,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那还不是智能机的时代,彩信一块钱一条,对方十分奢侈地一口气发来了十几条,解雨臣一只手慢条斯理地擦着头发,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按着“下一条”。那些照片拍摄于某个广场,看样子正是集市,一个一个小摊位挨在一起,可丽饼、红酒和烤肠的香味...

【瓶邪黑花】久别

“世间所有的萍水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瓶邪黑花,短篇he,ooc,私设超多

※灵感来源于电影《coco》(寻梦环游记)


人间阔别百年。


#


“嗯?你说什么?”

等解雨臣回过神来的时候,吴邪已经是一脸的无语又无可奈何,自知是自己走神理亏,解雨臣立刻换了一副乖乖认错的表情,哪怕他内心依旧选择屡教不改。

这么多年,吴邪早就习惯了他的毛病,也干脆三下五除二省去了所有他认为解雨臣不会感兴趣的部分,一句话直切主题:

“……我说,今年我想搞个大的。”

搞个大的?解雨臣拖着下巴,继续理直气壮地心不在焉。他的裤脚挽了起来,光着脚在河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头几年的时...

【黑花】欢迎来到虚拟世界 第一章

第一章我写了2w5……。

这个故事可能要写一辈子。


※黑花only,架空快穿+VR全息网游

※共五个游戏世界观+一个现实世界观,游戏世界观全部【be】,现实世界观【he】


他叹了口气。

那是一双对于手圌枪而言太小的手,他还记得这把枪第一次朝向自己的时候,那双手颤圌抖着,甚至不知道要打开保险。现在游刃有余多了。想到这里他一下子开心起来,毕竟是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孩子,那么聪明,又那么努力,让他没法不喜欢。

“双手握枪,手应该放在这里……对,这样后坐力就不会伤到你自己了。”

很快这个闹剧就将迎来尾声,明明要死的人是他,握着枪的少年却紧紧抿着嘴唇,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说些...

【黑花】黑爷is everywhere

神经病小短文。甜的。


黑瞎子觉得有些热。

他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回过神来。为了赚点小钱,他最近又开始接活儿了,跟着下了个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他见过的斗里,也称不上多凶的,夹喇嘛的人没跟着下来,只说了要什么,他倒是找着了,但是在收回的过程中着了道。

真是阴沟里翻船。也不知道那玉佩是什么来头,黑瞎子记忆中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他的手在碰到玉佩的一瞬间,那一道将自己包裹起来的白光。

至于此刻,他相信这是幻觉。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一下子跑到千里之外的北京呢?而且这里他太熟悉了,这是解雨臣的家。

他尝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

他看到解雨臣走了出...

当一个人不想做作业的时候,她什么都干的出来。


“每消掉一排俄罗斯方块,就会有一个黑瞎子从世界上消失,没有游戏就没有伤害!”
解雨臣:呵。
姿势有参考。


为什么线条如此奇怪,为什么没有阴影和高光,因为我用ai钢笔画的(。对一个写手的鼠绘不应该抱有任何期待(。

ai画笔工具咋用啊,我连调整笔刷大小都不会。

【黑花】精致boy是如何炼成的

一个段子。甜饼。


解雨臣是朋友圈里的知名精致boy。

用吴邪的话来说,解董的生活品质不是他们这等屁民羡慕得来的。外出办公,永远是飞机的头等舱和五星级的酒店套房;各种颜色的豪车换着开,连自行车都是兰博基尼;西装都是定制,皮鞋全部限量,一个行李箱抵雨村三人组半年生活费;从眼霜到面膜到男士香水,多的是直男叫不出名字的牌子;健身包健身房,游泳包私人会所,至于温泉,人家直接在自家院子里挖了一个出来。

解雨臣表示对不起打扰了,解家一直那么有钱,富三代了解一下?

然而只有在吃这件事情上,解雨臣的精致,其实这几年才慢慢养成的。

这不能怪他。他在刚接管解家的时候就一个人搬了出去,偌大一个宅...

【黑花】非典型cp相性一百问

黑花,含有瓶邪倾向,时间线接重启,甜饼。


姨妈使我烦躁,烦躁使我无法做作业只想摸鱼。


#


“嗯?”

解雨臣的声音很轻,被暖风夹裹着飘远,融入永不停歇的瀑布声,最后沉于深潭,再不可探。就像他本人,总让人觉得似近似远,说话做事都带了点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最开始的时候吴邪总觉得他在装逼,真的熟了之后才知道那是解雨臣多年以来改不掉的习惯。他为自己在四周建立起一道由单向镜组成的城墙,他打量着你,又隐藏起自己,是一种无药可救却又无法摆脱的谨慎和自我保护,既是底线,又是横在他与这个世界之间的鸿沟。

但好在,他终于开始小心翼翼地触碰边境,越过一道道他年轻时为自己设下的障碍。

“你又在打...

交卷!

2018江苏高考作文盲狙答卷(题目来源于网络)

考题:花解语,鸟自鸣。生活中处处有语言,不同的语言打开不同的世界,比如雕塑,基因等都是语言,还有有声的、无声的语言。语言丰富生活,演绎生命,传承文化。请以此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题目自拟,题材不限,诗歌除外。


答题人:蓝缇娅  总字数:948   用时:27min   题材:脆皮鸭  cp:黑花

关键词:肢体语言


《默契》


黑瞎子觉得,解雨臣越来越懒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当着人家的面说的。这懒,也不是一般人以为的那种懒法,...

【友情向】论吃货的自我修养a

突然发现还有好多旧文没有发过哦……

张佳乐&黄少天友情向,有双花,小甜饼


#


“暗号?”

“吃吃吃!”


#


时间是十一赛季开始前的八月底,地点是高温徘徊33度上下的G市,两个不畏高温仍旧带着帽子口罩行为举止鬼鬼祟祟的年轻人,已经对完了他们的接头暗号,此刻正摩拳擦掌,准备向他们的最终目的地进发,一副佛挡杀佛的气势。

并不是误入了隔壁黑帮电影的片场,这只是当今剑圣黄少天带着联盟第一弹药专家张佳乐在G市街头扫荡小吃。

自从黄少天在苏黎世许下了带张佳乐飞……啊不是,带张佳乐吃遍G市的承诺之后,张佳乐一直记着这事儿。要说打比赛的时候也来这G市不少次,但每次都匆匆...

【黑花】流光

突然发现早上tag没打上,重发一下(。 
客户端发文的体验感太差了。 
※黑花only,he,流水账,私设一堆 
 

 
“即使是抗拒光明的人,也会有一天拥抱光明。” 
 

 
在黑瞎子眼里,解雨臣的成长历程,和别人是反着来的。 
最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就学会了城府和算计;本应无忧无虑的少年,已经沾上了鲜血与人命;在同龄人除了热血一无所有的岁月里,他身家亿万,却唯独没有冲动和热情。 
偏偏在别人都已沉稳低调的不惑之年,他似乎终于学会了放纵和任性。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刺眼的白色被墨...

一些无料的排版。


01/束竹《痊愈》


cp21的时候给束竹排的小本本,根据文章ptsd患者的设定,想要表达,崩塌与重组,治愈与伤痛,和带着凉意的温暖。

本来想用纪念碑谷的风格,失败x

颜色选择是夜空,加入了逐渐泛白的天际线,意思是黎明前的黑夜。

这个本儿,我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我那份样刊(。


02/栗子《热海》


也是cp21的本子了,是个纯肉本,所以封面很简洁明了的,开,往城市边缘开!

这个本本后来好像是作为jo的赠品了?


03/坎迪《再见和你》


这个是坎迪的小本本,cp22的,元素是神社,用的比较日系的小清新颜色。

这本也没印几本好像,又一个不知道有没有样...

【静临】末旅

这篇文,重点屏蔽对象,我已经有点烦了。

直接上度盘吧(。

一篇3w字的末日飙车文,尝试一下那种,在世界尽头纵情高歌的糜烂感(却并没有成功写出来


链接点我  

密码:jg9r

如果有朝一日链接失效了可以私信我邮箱,这是我最后的倔强了。

【瓶邪黑花】当你老了(一发完)

之前写了个吴邪小花突然变小,于是再写一个小哥瞎子突然变老。

※瓶邪黑花,雨村,短篇he

※内容接前篇:《倒带》


#


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指的大概就是眼下这种情况。

吴邪和解雨臣恢复正常的第四天,终于确定两个人没有留下圌任何后遗症之后,解雨臣就开始考虑动身回北圌京。毕竟他不可能常驻雨村,北圌京那儿还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他来收拾,原本他倒是希望黑瞎子留下,不过后者自然是不肯的。

可惜他们最后还是没走成。这一次,轮到了张起灵和黑瞎子的身圌体出了异样。

所有人都没想到还会有这一茬在等着他们,而且那两人的体质本就特殊,变化的情况也和吴邪他们很不一样。

那天解雨臣依旧准时地在五点睁...

【静临】恐惧症

就这么一丢丢小三轮还给我屏蔽了,lof真滴很严格。

我们临生日快乐,拿旧文充数一波,明年就给你写新的!(明年。

静临only,来神,短篇he

*部分内容涉及drama《未来永劫》


#


人生在世,总有那么几样害怕的东西。

恐高症,密集恐惧症,幽闭恐惧症,深海恐惧症,社交恐惧症。只要是人,免不了被其中的一样或几样折磨,真正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大概是不存在的吧。

“没办法,这是人类的特质嘛,或者说是全生物的特质?正因为有害怕的东西,才显得更加真实而可爱啊。”

折原临也如是说。

不过他拒绝评价此时此刻的自己,是否也如自己所说的那样,“真实、可爱。”

从地下赌场出来的时候...

【瓶邪黑花】倒带(一发完)

※雨村,瓶邪黑花,短篇he,有私圌设

※灵感来源于电影《返老还童》(又译:本杰明·巴顿奇事)


#


最初先发现问题的是胖子。

他不过是随口一嘀咕,所以说者无心,听者也无意,错失了最佳时间,才导致了最后的手忙脚乱。黑瞎子事后想起来,只怪他们几个刚从大难不死的阴影中缓过来,竟然一个个都迟钝了,这么明显的变故都没有注意到。

那天是个晴天,午饭过后,除了解病号以外,其他几个手脚健全的人猜丁壳,最终把黑瞎子发配去刷锅,铁三角则是十足默契地搬出了三个团购的洗脚盆,坐在院子里美滋滋地泡脚,就连对这项伟大运圌动没什么兴趣的小花,也抵不住阳光的诱圌惑,放下了屋子里还差点尾巴的对账工...

【双花】浅尝辄止

※双花主,日常傻白甜,大学架空,2w5一发完


#


“一共是……57是吧?……抱歉,正好没有零钱了。”

张圌佳乐翻了翻钱包,最后无奈地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他剩下的所有零钱正正好好55,不够付这顿午饭的。

暑假已经逼近末尾,K市却依旧不减高温,张圌佳乐送走了KFC小哥,抱着一手吃的,小辫子一颠一颠,想着今天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

结果还没等他死回电脑前呢,敲门声又响了。

他想了想也大概猜到了是谁。

“哟,又来啦!”张圌佳乐笑嘻嘻地打开门,将一手吃的扔在了边上。

“这话该我说才是,你又买东西了啊。”来人将重重的一个大箱子放在了地上,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整个人都散发着的热...

1 / 3

© 缇娅 | Powered by LOFTER